百亿财商网
首页 > 财经

绿色低碳循环发展如何“按图实践”?

小编 财经 时间: 2021-03-01 04:45:00 来源: 国际金融报 阅读:3587

  “到2025年,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生产体系、流通体系、消费体系初步形成”“到2035年,广泛形成绿色生产生活方式,美丽中国建设目标基本实现”,这是国务院近日发布的《关于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中提出的目标。

  “总蓝图”已经绘就,绿色低碳循环发展如何“按图实践”?

  供需两端发力

  “《意见》的出台,对协调好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之间的关系具有战略性指导意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当前我国正处于经济转型的重要时期,在国内国际经济不确定性加大的环境下,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对于经济升级转型、提质增效具有重要意义。

  作为一项系统性工程,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建立健全自然需要供需两端共同发力。

  从供给端看,能源体系乃至整体经济运行方式的深刻转型是必然趋势。《意见》提出“推动能源体系绿色低碳转型”,在这方面,长三角已经有了一些探索。

  以浙江为例,国网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的数据显示,2020年,浙江使用清洁电能达1898亿千瓦时(度),接近全省全社会用电量的四成,省内清洁能源得到100%全额消纳。同时,截至2020年底,浙江全省并网运行的分布式光伏已超23万个,总容量首次突破1千万千瓦,光伏发电成浙江省第二大电源。

  同时,国网浙江电力去年底成功申报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可再生能源与氢能技术”重点专项。这是国家电网公司牵头承担的首个氢能相关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该项目示范工程力图将氢能与可再生能源耦合,通过氢能支撑的微网,满足用户对电、氢、热多种能源的需求,实现从清洁电力到清洁气体能源转化及供应的全过程零碳,清洁能源100%消纳。

  从消费端看,《意见》要求“加快实施钢铁、石化、化工、有色、建材、纺织、造纸、皮革等行业绿色化改造”。目前,长三角企业正在积极开展“碳达峰碳中和”行动。例如,六安钢铁控股集团与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在六安市举行碳达峰及降碳行动计划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制定实施六钢集团碳达峰及降碳行动规划方案,共同谋求企业绿色“智造”、低碳减排的发展之路。据报道,六钢集团是长三角第一家启动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冶金企业。

  “企业发展低碳循环产业,目前面临的主要问题在于转型成本高,例如前期投入大、融资成本高、短期收益不明显等,因此需要政府和市场的共同推动,政府要加强政策激励与支持,为企业绿色化转型提供良好的政策环境,降低其转型成本。”就如何提升企业积极性,盘和林进一步指出,“同时,社会要培养绿色发展的共同意识,通过意识的提高和价值观的建立来形成发展低碳循环产业的主观能动性,提高企业等市场主体的积极性。”

  “《意见》的下发,正式拉开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序幕,低碳经济动真格了。”上海创能国瑞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杨晓雷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意味着低碳经济的发展将从以往行政命令和舆论倡导为主,向市场化导向为主转变,这符合事物发展的内在规律,能落到实处。”

  “低碳经济的‘赛道’比环保产业更大。”杨晓雷进一步指出,“相对而言,环保和个人、企业的关系较小,低碳则是人人有责、企企过关。”

  健全市场化体系

  “坚持市场导向”,是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的四大工作原则之一。同时,《意见》还提出了“健全绿色收费价格机制”“培育绿色交易市场机制”等要求。

  “言外之意,可能要收碳税了。”杨晓雷说,“绿色投入只靠ESG是不够的,还得有利可图。”

  “《意见》要求,完善绿色标准、绿色认证体系和统计监测制度;进一步健全排污权、用能权、用水权、碳排放权等交易机制等。这意味着,绿色投入除了自用之外,也可通过交易市场回收。”杨晓雷指出,“不愿意投入的企业也没关系,到时多交碳税;投入多的企业不但不吃亏,通过碳交易,说不定还能获得超过主营业务的收入。”

  “以特斯拉为例,去年公司的净利润不过7.2亿美元,通过碳交易则赚了16亿美元,这是一个很好的趋势。”杨晓雷举例说。

  事实上,碳排放交易在上海早已不是新鲜事。2013年11月26日,上海市碳排放交易市场启动,至今已有7年多。根据公开资料,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上海碳排放交易市场共有包括纳管企业和投资机构在内的676家单位开户交易,所有现货品种累计成交量1.28亿吨,累计成交额13.91亿元。据悉,上海碳排放配额价格自26元/吨起步,最高达到过48元/吨,目前约为40元/吨。

  值得关注的是,根据上海市生态环境局近日发布的信息,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华谊能源化工有限公司、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等314家企业位列《上海市纳入碳排放配额管理单位名单(2020版)》。数据显示,2020年度,上海碳排放交易体系配额总量为1.05亿吨(含直接发放配额和储备配额),各相关单位可获得的碳排放配额只能从中分配。这意味着,如果某企业实际碳排放量低于配额,按照目前的价格,每万吨碳排放配额可带来约40万元的利润。

  杨晓雷还指出,完善法律法规和建立认证监测制度是根本。“这样一来,大家消费绿色产品可以获得积分,低于多少积分会有怎样的惩罚机制,多余的积分可以放进市场交易,而不是简单地直接补贴,更有利于形成长效机制。”杨晓雷说,“当然,初期需要通过补贴吸引足够的产品和使用人群,这样才能形成市场,才能有交易。待市场和监测制度比较完善后,可逐步推出奖惩机制。”

  市场化体系的建立,也离不开从“实验室”到“车间”的关键一跃。对此,《意见》强调要“加速科技成果转化”,提出“积极利用首台(套)重大技术装备政策支持绿色技术应用”“充分发挥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作用”“支持企业、高校、科研机构等建立绿色技术创新项目孵化器、创新创业基地”“深入推进绿色技术交易中心建设”等一系列措施。

  在长三角,已有相关实践落地。去年底,全球首家以“碳中和”命名的研究机构——长三角碳中和战略发展研究院在南京成立。研究院由南京市政府联合东南大学等有关方面共同组建,将聚焦碳中和领域的政策、技术、产品等开展研究,促进碳中和技术成果转化和推广应用,为地方政府提供碳达峰、碳中和政策咨询,为企业提供绿色转型解决方案。

  完善资金支持

  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必须要回答好“钱从哪里来”的问题。对此,《意见》对财税支持、融资途径等给出了指引。

  《意见》要求,加大财税扶持力度。继续利用财政资金和预算内投资支持环境基础设施补短板强弱项、绿色环保产业发展、能源高效利用、资源循环利用等。继续落实节能节水环保、资源综合利用以及合同能源管理、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等方面的所得税、增值税等优惠政策。做好资源税征收和水资源费改税试点工作。

  《意见》还要求,大力发展绿色金融。发展绿色信贷和绿色直接融资,加大对金融机构绿色金融业绩评价考核力度。统一绿色债券标准,建立绿色债券评级标准。发展绿色保险,发挥保险费率调节机制作用。支持符合条件的绿色产业企业上市融资。支持金融机构和相关企业在国际市场开展绿色融资。推动国际绿色金融标准趋同,有序推进绿色金融市场双向开放。推动气候投融资工作。

  “低碳不光能承担社会责任,还得能赚钱。”杨晓雷说,支持绿色企业上市融资,应该开放绿色通道,并给予相应的财税优惠以及对应项目的贷款贴息政策,“例如,可以根据实际产生的碳减排量,每吨给予相应的贴息”。

  “未来,还应该形成绿色信用体系——绿色信用等级不达标的企业和个人,融资难度和成本将上升。”杨晓雷进一步指出,“绿色信用等级低的企业,同等情况下,利息可上浮20%到100%。若低于某一个临界值,不得放款(如房贷、车贷和消费贷)。要从经济、生活、金融等全方位地对高碳排放‘差别对待’,让全民和企业都重视低碳循环经济。”

  盘和林认为,应积极完善市场规则,推进建立严格的监督审核机制,强化信息披露。对绿色债券评估机构的资质、上市门槛及评估体系都应有制定明确的规则。

  “还应加强政策激励与支持。”盘和林建议,政府应该通过税收减免、政府补助、绿色通道等方式为绿色企业上市提供便利。同时,政府还应该夯实绿色产业企业上市基础,提升发行人发行热情和投资者参与热情,促进活跃绿色交易市场的建立。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

最新发布

©2011-2020 www.jzxing.com 百亿财商网 版权所有

本站资讯及内容部分采编自互联网,如对稿件有任何疑问,请联系我们进行反馈处理。新闻稿件反馈入口